图片 12

米开朗琪罗和他的大卫

2.你开着一辆外国名牌跑车时,会无端盯着它那手动变速柄出神。

2

如果你对西方古典建筑感兴趣,我强烈建议你先去美国,再去欧洲。否则…你看到国会大厦的圆顶,会觉得只不过是把威尼斯宫搞大搞复杂了一点,颜色白了一点而已。威尼斯宫有点灰黄,那或许只是因为它比较旧。你看到国会图书馆,会觉得它一点也比不上厄玛努埃尔二世纪念堂。总之,整个DC的建筑都没得看了,就剩下城市规划和一个个免费的博物馆好玩了。教堂,教堂就更别提了。你到了波士顿,兴冲冲去看号称“全美十大建筑之一”的美丽的三一教堂,却发现她远远比不上你回忆里的圣彼得大教堂或者圣母百花大教堂。(当然,三一教堂还是有它的美的,就是和周围的现代化建筑不大协调)。如果连三一教堂都不足以让你赞叹,就更别提那些比天主教堂小很多简朴很多的基督教堂了。(声明:我对这两种教没有任何意见)所以,还是像我一样吧,在美国的时候,走到哪,“哇”到哪。然后再去意大利,再重新“哇”一遍。图片 1图片 2图片 3圣母百花大教堂嗯,提到了圣母百花大教堂,它在佛罗伦萨。意大利人管这个著名的地方叫做Firenze。相对于罗马而言,佛罗伦萨小而精致,步行即可以游遍全城,精致得让人难以置信。整个城市好像都是为旅游业存在的。道路整洁,路标清晰,没有到处乱跑的小商贩。图片 4集市非常有地方特色。这里好像遍地都是艺术品,艺术家。图片 5图片 6图片 7威尼斯狂欢节的面具米开朗琪罗《大卫》的真品不在什么著名的博物馆,却安安静静的和许多大家的作品一起,藏在佛罗伦萨艺术学院博物馆。走了很多路才到那里。看到门口卖很多关于大卫的明信片,很多是一张图,图上只有大卫关键部位的放大。真不晓得这样的明信片寄给谁合适啊!图片 8意大利人会讲英语的比较少。所以迷路了问路就很麻烦。而且,不同的人对于自己不会讲英语这件事态度也很不一样。比如一位罗马的出租车司机跟我说,不好意思啊,我只会说一点英语。而佛罗伦萨一个卖甜点的小商贩则对我说,这里是意大利,我是意大利人,你不要跟我们讲英语!嗯!这就是佛罗伦萨人的性格吗?倒也蛮可爱的哦,呵呵

凯撒宫里有一座米开朗琪罗著名雕像“大卫”的复制品。不同的是,米开朗琪罗的原作只有十三英尺高。而凯撒宫的大卫像足足有十八英尺高,重达九吨多。

首先他大胆的违背了圣经的记载,而把大卫定格成为一个20多岁的青年。这点和多拉泰罗的版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其次另外一个关键角色,即歌利亚根本没有在这尊雕塑当中出现。这两个思路非常地新颖而强烈,毫无因为影响了在他之后的贝尼尼的那个版本。

就以horniness为例,海默尔大妈设计了下列诸多场景十分传神地诠释了horniness:

米开朗琪罗确实是个非常有个性的家伙,等到两年后他的大卫完工的时候,有一个官员去验收,表示大卫的鼻子太高了。于是他就手里抓了一把大理石的灰尘,装模作样地在鼻子上比划了几下,发出点叮叮当当的声响。随后把手里的灰一扬。再给对方看,对方马上表示,嗯,这么看顺眼多了。米开朗琪罗自己最后把这个作为一个段子写进了自己的回忆录里。

一种是你们发出的声音都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单音节。翻译成白话文大意是:“我当初真是瞎了我的狗眼,才把你当回事的。”

有很多细节是艺术家专门调整和设计过的。比如大卫的高度决定了我们都会是以仰视的视角来瞻仰他的,而这个时候完全正常比例的头颅会反而显得非常的小,所以米开朗琪罗故意地把大卫的脑袋做的大了一号,而在我们这样实地去看的时候,就都正常了,腿很修长,脑袋刚好。

这时候,你可以这么对她说,“这位帅哥够高大威猛了吧?给你搬回家去,你放哪?客厅天花板要开个洞才够高呢!男人不像你所想的那么伟大!太伟大有什么用?他那玩意儿给你挂帽子都嫌高了!”

结语

7.你在想,对门那位英俊少年是否已经到达合法年龄了?

当时非利士人前来攻打圣经里神的选民以色列人,当时以色列王扫罗就带着人马出来排兵布阵。结果对面放出来一个三米多高的巨人,叫做歌利亚。这人穿着一身牛逼闪闪的重装备,手持一柄特别重的长枪,派头十足地过来叫阵说,来啊,简单点,咱们双方各派一人单挑,成王败寇,赢得那一方可以直接获得整场战争的胜利。以色列人看着这个巨人直接怂了,任由歌利亚接连在阵前接连叫了40天。扫罗最后崩溃了,说谁要是能把这丫的收拾了,以色列的王他来当。

英语里还有另一个词“crush”,有点“情窦初开”的意思,虽也不尽然。那是一种发生在你十二三岁的时候的一种朦胧感觉,对象可以是你的历史教师,也可以是黄晓明。不必有具体行动,只要幻想就行。

图片 9

“我们刚才就该在那条小路拐弯的。”你忿忿不平地说。

圣经旧约的撒母耳记上记载了这样的一个故事。

另一个词叫“infatuation”,说的是有点一厢情愿的迷恋情怀。你自以为是爱情,其实不是。你会颜色迷离地看着他,一有机会就想把他的衣服撕光。检验你是一厢情愿的迷恋还是泡浴爱河的办法,就是挑选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和他一起去远郊度个周末。这一路你们至少迷路三回,汽车刮雨器也坏掉了。这时大家相互了解的程度就够深入的了。

他很有钱,而且知道怎么花钱。后人给他的称号是“megnificent”,于是有人将它翻译做“伟大的”,这个本来也不错,但其实这个词本身里面还有一层讲排场,会花钱的意味。所以有人翻译作“奢华者”洛伦佐我觉得意思是更到位的。这样一个人投资艺术,一方面舍得投钱,另一方面他自己就是行家中的行家。就是他在小作坊里对当时还是学徒的达芬奇表示惊为天人。同时他也开了一家艺术学校,让学生们拿着他收集的海量的顶级雕塑直接去研究。

另一种可能性是你们把旅店的床单和褥子都搬到外面,临时搭建成一个印第安人的锥形帐篷,玩起了牛仔与红番的游戏来。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有可能真的坠入爱河了。

这是米开朗琪罗的英雄赞歌也是他的信仰宣言。

“天啊!你现在才来事后诸葛亮,你坐在旁边的功能就是导航的呀!”

为了让大卫栩栩如生,他也干出了和达芬奇很像的事情,开始研究尸体。甚至坊间盛传他为此谋杀了那个青年。不过根据米开朗琪罗自己坚定的宗教信仰和他动机来看,估计真的只是正好那人死了他去研究吧。

6.你早上醒来不是吃早餐,而是自慰一番。

到阵前歌利亚也是内心比较崩溃,自己好歹是个三米多高,一身神装的boss,你这边派个初中生是几个意思啊。是初中生也就算了,你拄个杖是几个意思啊,老子又不是牧羊犬。于是双方在阵前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流,歌利亚表示你死定了嘿嘿嘿,大卫表示,你居然敢和神的军队叫板,神肯定会把你交在我手里,让我杀死你,也让你们这群不信神的非利士人学学什么叫敬畏。

有一种女人对男人有一种obsession。如何治疗她的毛病?

大卫在当时就造成了轰动,他自己还专门设计了一个支架把雕塑一路送进城里。

1.人家介绍一名男士让你认识时,你立马想到和他一起淋浴会是什么感觉。

怎么看怎么顺眼。

英语里有个词,叫“horny”(名词
horniness),中文很难找到一个准确的对译字眼,有点轻度欲火焚身春心荡漾那种生理感觉。好在英语在表述某种一言难尽的字眼时,往往借用具象的情景,让读者自己体会那个语汇的语境和微妙的语义。

那是一种酣畅淋漓的迸发,那种动作的动感以及精美的扭动很容易让人想起古希腊的荣光。

你让她抬头死盯住大卫的生殖器官部位,不用一会儿,她就会头昏眼花了。

图片 10

把她带去拉斯维加斯的凯撒宫。

图片 11

5.你觉得赵忠祥好帅。

第二个大师的贝尼尼,就是给梵蒂冈门口雕路灯的那位。他选择把时刻定格在大卫向歌利亚投掷的那一瞬间。

保证她不药而愈。

这或许和我画过他有关。之前学素描的时候我们就要和他过日子,先是画他的一个局部,鼻子,眼睛,嘴巴,然后才去画他的整个头像。而如今当我以这样的姿态接近他的时候,我意识到这些局部凑在一起竟然可以绽放出如此惊人的光彩。

等到你们到达目的地时,大家已经互不理睬了。接下来两天里,困在小酒店里,望着窗外滴答滴答的雨水,有两种可能性:

这个题材就是圣经题材里面的大卫对抗歌利亚,一个貌不惊人的瘦弱少年击杀不可战胜的巨人的故事。

3.你下楼到街角的7-11便利店买瓶牛奶,都要换三次衣服,涂上眼影口红,以防万一。

图片 12

4.你会突发奇想,巴不得立刻在客厅点一把火,自己换上性感内衣,然后打电话给消防局报火警。

人们拿着这个东西通过抡圆了产生的离心力射出去伤人。实战效果还可以的,就是造型看上去实在是比较寒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