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想和任何人坠入情网吗?这样做!

前面的问题相当稀松平常,譬如:“你想出名吗?以那种方式?”及“你上次自我哼唱是什么时候?那对他人呢?”

But despite this, I’ve begun to think love is a more pliable thing
than we make it out to be. Arthur Aron’s study taught me that it’s
possible – simple, even – to generate trust and intimacy, the feelings
love needs to thrive.

概述

潮流兴速食,连堕入情网都有App帮你旋速搞掂。新App
“36问结良缘”声称能提供导航,只要你和心仪对象找个咖啡馆坐下,互问互答36个问题之后,即能双双堕入爱河,战无不胜。

本文追踪这36个问题的来源,为91年一项心理实验的活动题。时隔20多年后被商机挖了出来做成App要归功于快餐文化。而这36个问题的设计原理,能启发新朋旧友如何加固或重建密切关系。

我上网下载Dr.
Aron的问题,接下来两小时我们轮流回答我iPhone上的这36个问题。

26)Complete this sentence: “I wish I had someone with whom I could
share … ”

全文

发现“36问”App这玩意儿,纯属偶然。

我当时在读一篇哲人议论。该论说,堕入情网的精髓是爱意不能自己。其发生是不期而遇的、不谋而生的、不以“琼琚之报”为转移的。谓之“堕入”,全因为情网之“不测”也。

然后论主就提到了年初引发网民追捧“36问结良缘”(36 Questions to Fall in
Love)问卷的一篇潮文。该潮文作者自爆,如何和与一位只有一面之缘的男同事,借酒吧之宜,互问互答36个心理学研究实验问题后,即感惺惺相惜,互为相爱,继而成婚。文章一出,这36个问题被网民视为追男/追女的核武器,而且是只会成功、永不落空的核武器。

论主说,世人追捧这种永不落空的“情网”,是又一个实例说明,现代人在生活的很多方面越来越只乐意承受没有风险的美事了。唔做蚀本生意。

蛮有道理啊。我马上把那个封尘已久的心理实验找来瞧瞧。

先说说那篇潮文

《纽约时报》的“Modern
Love”专栏专收集读者来稿。凡恋爱婚嫁、持家育儿方面的深度个人经验稿,一律欢迎。元月初,该栏登了一篇来自温哥华BC大学写作课教员M
L Catron的自爆文- “To Fall in Love with Anyone, Do This”。

故事是这样的:

她单身。之前的一段关系经过犹犹豫豫、拖泥带水地离成了。之后下决心,进行下一段感情时要不忘教训,学聪明点儿。

他是同事。在同一个攀岩健身班碰过面,打过招呼。

一天,俩人第一次单独会面。去了一间酒吧。谈话中,他说:“其实,两个陌生人,只要有几方面共同点的话,就能彼此相爱。问题是,怎样挑选这样一个对象呢?”

她说,其实心理学家们已经做过让两个陌生人堕入情网的实验了,还成功过呢。

她进而解释:那个实验当中,男女配对,面视而坐,互问互答了36个问题。六个月后,其中一对甚至结了婚,还请了实验室所有人去喝喜酒。

他喜上眉梢:你我应该试试。

然后两人google出那36个问题,开始了以身试法的过程。

故事最后说,就这样,她和他也终于拉埋天窗。

那36个问题

这是一组诱导答问者自我透露(self-disclosure)的问题。问题由浅至深,由简单到复杂,回答者会“象温水煮青蛙似的”
(潮文作者语)不知不觉将自己内心深处的、不大为人知道的、非常私人的想法或世界观透露出来,同时(这个同时很关键),也全神贯注地聆听谈话对象向你透露的她/他自己内心深处的、不大为人知道的、非常私人的想法或世界观。

“自我透露”是初识之人变密切的关键第一步。你和一个初相识的同事或同学,关系总是从交流个人信息开始,家住哪儿、爱好等。这是因为透露个人资料是一种信任对方的表现,而聆听对方的个人透露是欢迎对方信任的表现。而信任是密切关系的开始和发展的重要基础。

其次,自我透露的信息量、信息性质也会匹配相当。如果对方回赠的不如你透露的多、不是质量相当的,你通常也就不会再进一步透露了。两人密切度也就发展到此为止。微信群里经常见到甲问乙“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住哪儿?”、“和谁谁谁是朋友吗”等等私人问题。通常乙会欣然回答第一问。到第二问,如果甲不同时也透露自己是做什么工作的、住哪儿等,乙就不会再理会甲的问题。甲乙关系密切度也就到此为止。

相反地,如果甲乙自我透露在内容、质量上继续齐驱并进,两人密切度会继续发展。

密切度到了一定阶段,自我透露资料量越多、私人话题覆盖面扩大,会增多机率发现对方和自己的不同观点,人的感情区会越见暴露、甚欠防护。这时,自我透露进展会日渐减缓。而且会越来越慢。这是因为,密切度越高,你越在乎双方观点和谐或被认可,就越担心自我透露会显彰不和谐或不被认可。倾诉内心不同观点或世界观会让你有一种感情区没有保护、容易受伤的感觉(emotional
vulnerability)。对方是否会认同你的观点或世界观成了双方的感情区的痛点。减缓透露是对痛点加护,从五档降到三档,以免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车友两亡。

生活中,自然发展出来的密友真情都经过如此阶段而成,都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很多以月计,更多的以年计。Bromance、闺密缘讲的就是男男、女女两人一生都在“不断地加固浓情”的故事。

有心理研究者试图在实验室的状态下把这个不是一两天的、要月积年计的过程高强加压成45分钟。于是就出了那“36问”。

他们精心策划一套自我透露的“启示问题”,引导配对被试有的放矢地、高效率地、高强度地互相自我透露。这36个启示问题的开发者是Arthur
Aron教授,纽约州立大学心理研究家,专攻人际关系和社会心理学。他和同事做过一系列人际密切关系的实验。《纽约时报》潮文提到的是在91年。该实验的程序后来被简化,变成实用研究法(practical methodology),被Aron教授和四位同事在一篇97年论文中详解。

“36问”真能速织情网吗?

Yes and no.

根据潮文作者,行。她说,是她和他选择了“让我们试试能否堕入情网”这条途径,然后借助工具(那36个问题)付诸于行动,结果成功。两人在强压拉近下萌生爱意。在她看来,“堕入情网”不一定是被动的,可以是很主动的事情。只要两人有心、有聆听对方的诚意,就可以试试把情缘看成是宜家家具,可以自行组装。完全不需要等到被丘比特的箭射中了才脱离单身队伍。

而根据Aron教授和同事,“36问”只是一个实用研究法,用来人工生成短暂的密切感觉而已。这种“技术”能让研究员在实验室环境下生成“密切关系”这种事态,从而能将其作为变量加以操纵,研究其在某一人际关系现象中具体起什么作用。

Aron教授和同事在97年一文说,该“技术”旨在生成感觉上的密切,不是行径上的密切。行径上密切要有长期关系为基础。同一个实验中,结果还有:

·配对被试经过45分钟后,感觉与对方关系密切度达“密切感觉”的平均值

·所生“密切感觉”的性质和自然环境中产生的密切感觉的性质没有差别。

他们强调,人际/婚姻的一些要素如忠心、独立、承诺等均需时间培植,都不是这项“技术”能在45分钟制造出来的。

“36问”在实验室之外就无用了吗?

我认为有的。

对于已经在密切关系中的人,如夫妻、密友等,如果想进一步加深感情、翻新感情、找个共同成长的开始点、在共同感情区发掘新高点,“3问”的道理非常有启发性。

“36问”的“问”不是考试问题,不是有标准答案的,而是以“问题”的面目出现的一种激活思想的机制,引导你探索内心深处想法、引导对方露出其内心深处想法,达到交流双方在感情层面上肉帛相见的效果。

能够在感情层面上肉帛相见的机会在现代人的繁忙生活中越来越少,通常都是在像影视剧里看到的困在电梯里啊、被人绑架啦、临死前只有几口气啊等等当你意识到两人在一起的时日无多了,才会突然和身边的人反思自己对生活、家人、处境的感受、想法。反思的人和聆听的人在那一刻会感到前所未有的亲近,是一种连观众都能体会到的亲近,就是情感上肉帛相见的缘故。

是不是要等到困在电梯里啊、被人绑架啦、临死前只有几口气的时候才和身边值得亲密的人做这种有益于拉近距离的交流呢?那就在乎我们各人的选择啦!

本文版权属《英雨凄迷》微信公众号。由原作者发表于此。

图片 1

“告诉你同伴你喜欢他哪些地方,这次请诚实说出你通常不会对一个刚认识的人说的事。”

26)完成这句话:“我希望我有人和我分享…”

但我喜欢Dr.
Aron的研究,将爱当作一项自主的行为。它认为我同伴在乎的我一定也会在乎,因为我们至少有三项共同点,因为我们都跟妈妈有着亲密的关系,因为他让我睁睁注视他。

8)举出你和你的伴侣似乎有共同点的三件事。

“在这里?”我看了一下四周,太多人,太奇怪了。

So it was with the eye. The sentiment associated with that clump of
nerves fell away, and I was struck by its astounding biological reality:
the spherical nature of the eyeball, the visible musculature of the
iris, and the smooth wet glass of the cornea. It was strange and
exquisite.

眼睛亦如此,它不是任何他物的窗口,它只是一组非常有用的细胞。你看着它,直到附属的情感都消退,剩下的只是它惊人的生物本质,同时奇异又美妙。

I’ve skied steep slopes and hung from a rock face, but staring into
someone’s eyes for four silent minutes was one of the more thrilling and
terrifying experiences of my life.

我们每人都有一套便利版的个人故事,在日常社交场合我们熟极而流不假思索地说与泛泛之交,但Dr.
Aron的问题让你无法倚赖这套便利浮泛的故事。

MORE THAN 20 YEARS ago, psychology professor Arthur Aron succeeded in
making two strangers fall in love in his laboratory. Two years ago, I
applied his technique in my own life, which is how I found myself
standing on a bridge at midnight, staring into a man’s eyes for four
minutes.

过于专注问答,直到中间休息如厕时我才发现刚来时没什么人的酒吧早拥挤起来。

21)What roles do love and affection play in your life?

但问题很快变成探索彼此。

36)分享一个私人的问题,并询问您的伴侣会如何处理它。另外,请你的伴侣向你反映你对你所选择的问题看起来有何感觉。

结束所有问答已近午夜,远超过原实验设定的90分钟。我环望酒吧,有种如梦初醒错觉,“这还好嘛,至少不像彼此两眼对望那样让人不自在!”

Most of us think about love as something that happens to us. But this
study assumes that love is an action, that what matters to my partner
matters to me because we have at least three things in common, because
we have close relationships with our mothers, and because he let me look
at him.

二十多年前心理学家Arthur
Aron成功地使两陌生人在实验室中坠入情网。去年夏天,运用同样原理,我站在午夜桥上睁睁望进一男人眼睛整整四分钟。

“在这儿?”我环顾着酒吧。如果对视的话看起来太奇怪了,太公开了。

图片 2

35)Of all the people in your family, whose death would you find most
disturbing? Why?

出乎预料,那些让我最不自在的时刻并非我必须坦承关于自己,而是我必须大胆说出对他的观感,譬如:

But they quickly became probing.

听到别人推崇你是如此难忘的经验,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不更常互相推崇。

nures: if you nurse a drink, especially an alcoholic one, you
drink it very slowly
e.g. Oliver sat at the bar, nursing a bottle of beer.

当说出如“我喜欢你的声音,你对啤酒的品味,你的朋友似乎很推崇你‧‧‧”时,属于一人的优点已被另一人悄悄吸入,成为他自我意识中的一份正能量。

Set I

我笑着喝了口啤酒,他接着说另外两点,但我听过便忘。

我咧嘴笑着喝了一大口啤酒,他列出了另外两个共同点,但我很快忘了。我们交流了我们最近一次哭泣的故事,并承认了我们想问算命先生的一件事。我们解释了我们与母亲的关系。我喜欢通过我的答案了解自己,但我更喜欢了解他的事情。

当手机铃响,我有点惊讶,有点解脱,同时又有点失落。不知不觉中,我已经用回顾的超现实、不可靠眼光来看待今晚了。

15)What is the greatest accomplishment of your life?

并非,爱,发生我们身上;我们相爱,因为彼此主动的决定。

by Mandy Len Catron From The New York Times

当你十三岁、首度离家,那样快速地与人变成密友似乎是极自然的事。但在成人的世界,这样的机缘却很少出现。

28)Tell your partner what you like about them; be very honest this
time, saying things that you might not say to someone you’ve just met.

大部份人将爱看成是一件发生在我们身上的外来之事,我们坠入情网,我们被爱卷没。

I Googled Aron’s questions; there were 36. We spent the next two hours
passing my iPhone across the table, alternately posing each question.
They began innocuously: “Would you like to be famous? In what way?”
And “When did you last sing to yourself? To some- one else?”

“举出三项你认为你和对方的共同点。”

“实际上,心理学家已经尝试过让人们相爱,”我回答说,想起阿伦的研究。

你也许在猜想他跟我到底有没有坠入情网?嗯‧‧‧有的。

Love didn’t happen to us. We’re in love because we each made the
choice to be.

我们之间的快速亲密有点像我记忆中的夏令营,你跟个刚认识的新朋友欲罢不能地熬夜嚼舌,在滔滔交换彼此生活点滴中不觉天色已亮。

It’s astounding, really, to hear what someone admires in you. I don’t
know why we don’t thoughtfully compliment one another all the time.

男人看着我回答:“我想我们对彼此都有兴趣。”

He hesitated and asked, “Do you think we should do that, too?”

“我们可以去站在桥上。”他说着转向窗口。

1)Given the choice of anyone in the world, whom would you want as a
dinner guest?

“O.K. ”我说,深吸一口气。

我感到勇敢,而且处于一个神奇的状态。这个奇迹的一部分是我自己的脆弱,一部分是那种不同寻常的神奇,它来自一遍又一遍地说一个字,直到它失去了意义,并成为它真实的存在:一个声音的集合。

他犹豫片刻,然后说:“妳想我们是不是也要试试那个?”

24)你觉得你和妈妈的关系如何?

陌生男女从不同门进入实验室,坐下面对面回答一连串越来越亲密的问题,之后两人对望彼此眼睛四分钟。

I felt brave and in a state of wonder. Part of that wonder was at my own
vulnerability, and part was the weird kind of wonder you get from saying
a word over and over until it loses its meaning and becomes what it
actually is: an assemblage of sounds.

我曾攀岩光靠一根绳吊在悬崖上,但默望一人的眼睛四分钟是我此生干过最刺激且最恐怖的经验。

14)你有长久以来梦想去做的事情吗?你为什么没有做?

夜挺暖,我完全清醒,我们走至桥上最高点,转身面对彼此。我在手机里设下时间。

28)告诉你的伴侣你喜欢他们什么;这一次非常诚实,说你可能不会对你刚遇到的人说的话。

“轮流分享一项你认为是对方的优点,总共五项。”

31)Tell your partner something that you like about them already.

“O.K. ”他答,面带微笑。

23)How close and warm is your family? Do you feel your childhood was
happier than most other people’s?

我知道所谓眼睛是灵魂之窗,但此刻重点不只是我正毫无阻隔地看清一个人,还包括我也正被别人毫无阻隔地看清。当我清楚意识到此点,曾有短暂恐惧,等它褪去后我进入不曾预料境地。

27)If you were going to become a close friend with your partner, please
share what would be important for him or her to know.

早些那晚男人说:“我在想其实只要有一些共通点,你可以跟任何人坠入情网,但如果真是这样,你该如何选择这个人呢?”

17)What is your most treasured memory?

我们交换彼此上次哭泣的故事,招认最想问算命者的是那件事,还解释自己跟妈妈间的关系。

I KNOW THE EYES are said to be the windows to the soul, but the real
crux of the moment was not just that I was really seeing someone but
that I was seeing someone really seeing me. Once the terror subsided, I
arrived somewhere unexpected.

我们真的无法选择爱我们的人,即使许多年我曾希望并非如此。你不能创造罗曼蒂克之爱,仅因为便利。科学告诉我们它与生物学有关,我们的费洛蒙及荷尔蒙暗地里扮演着重要角色。

12)如果你明天一觉醒来能够拥有任何一种品质或能力,你希望是什么?

我曾攀岩光靠一根绳吊在悬崖上,但默望一人的眼睛四分钟是我此生干过最刺激且最恐怖的经验。起先数分钟妳只挣扎着想要呼吸平常,伴随许多窘笑,直到最后妳终于静定下来。

你可能想知道他和我是否相爱了。我们确实相爱了。虽然很难完全信任这项研究,但它确实为我们进入一段从容不迫的关系提供了方法。

虽然很难完全归功那实验,也许我们无论如何还是会相爱,但那实验带领我们进入一段感觉上是自主自动的关系。接下来数周,我们置身那晚创造出来的亲密感中,静静等待未来的发展。

24)How do you feel about your relationship with your mother?

当时我想象我们那晚的实验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即使什么都没有,它本身也是一个挺有趣的故事。但现在我醒悟,它的故事不是我们,是关于尽力去了解一个人的意义,而那同时又包含另一个故事,关于被了解的意义。

“我们可以站在桥上,”他说着,转向窗户。

Dr.
Aron专门研究如何搭建人际亲密感,也专注于我们如何将他人并入我们的个人自我意识。他的问题悄悄地推动心理学上所谓的“自我扩展”。

7)对于你会怎么死你有没有秘密的预感?

我告诉他Dr. Aron的研究,“非常炫人,我一直想试试。”

We all have a narrative of ourselves that we offer up to strangers and
acquaintances, but Aron’s questions make it impossible to rely on that
narrative. The moments I found most uncomfortable were not when I had to
make confessions about myself but when I had to venture opinions
about my partner. Such as: “Tell your partner what you like about them;
be very honest this time, saying things you might not say to someone
you’ve just met.”

“那我们也试试。”他说。

17)你最珍贵的记忆是什么?

我感到勇敢,还有一种奇妙感。部份是对自身的裸露脆弱,部份是那种奇妙,当你不断重复念一个字直到它失去意义,呈现本质:一串声音的组合。

爱是选择,不是偶然

我喜欢从我的回答重新发现自己,但我更喜欢从他的回答来真正认识他。

34)你的房子,包含你拥有的一切,着火了。保护好你的亲人和宠物后,你有时间冲回去安全地救出最后一样东西。它会是什么?为什么?

他是大学时期的普通朋友,偶而我们会在攀岩馆撞见,也想象过与他之间的可能,但这是我们第一次单独出来。

15)你生命中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译自”To Fall in Love With Anyone, Do This” by MANDY LEN CATRON, 纽约时报

32)What, if anything, is too serious to be joked about?

出乎意料地,六个月后其中一对真结了婚,还邀请全实验室的人。

眼睛也是一样神奇。与神经丛相关的情绪消失了,我惊奇的是其惊人的生物现实:眼球的球形性质,虹膜的可见肌肉组织和角膜光滑湿润的镜面。这是奇怪而精致的。

这些问题让我联想到那慢煮青蛙实验,因温度慢慢升高,青蛙并未察觉直到太迟;同样地,这些问题不着痕迹地慢慢加深亲密度,我也是陷身其中后才顿然发觉,两人早进入正常情况下需要数周至月慢慢培养的亲密领域。

5)你最后一次对自己唱歌是什么时候?对别人唱歌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