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偏方治大病or偏方送人命

图片 1

前两年,有段时间,"滚蛋吧,肿瘤君"的广告片在地铁里滚动播放着。每次勿匆而过,百白合扮演的的熊顿坚强的笑容就朴面来。肿瘤君,离我很遥远,我只知道被它缠上,离死亡不远了。

       
从10月23日父亲在省医查出胃癌,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而到现在他依然不知道自己得的是癌症,而且已经到了晚期,连母亲对父亲的病情也不清楚。有时候我尝试给母亲说,两个老人走到最后,肯定是一前一后,不可能一起走的,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希望母亲可以有个心理准备。母亲说,她明白,只是她还是觉得父亲的病没那么严重。其实说这话的时候,不仅仅是对母亲残忍,对我自己同样也很残忍!我从来都不敢想象如果有那么一天,自己该如何去面对!

​​《假如》……

就在这部影片公映不久后的一天,我接到一个沉重的电话,电话那头,哥哥告诉我,父亲可能患了肿瘤,医生需要穿刺才能确诊。

       
他们还一直在规划出院以后的事情,父亲还一直念叨他种的红薯冻坏了没,种的白菜也该卖了,他甚至还和我商量,说想回去几天把家里事情处理好了再来住院,他是真的真的有很多计划,可是他想不到他的病会那么严重。

假如时光倒流,我能做什么……

但父亲已经80高龄,哥哥不敢做决定,所以和我商量,C丅片和结论寄过来,我看到上面写着的几个字针一般刺向我心里:"胸部结节4cm,边缘多毛刺,血液流向丰富。

       
父亲有时候心情好的时候,喜欢开着玩笑问我,“我这肿瘤是凉的(良性)还是热的(恶性)啊?”

一首感伤的歌,一句感伤的歌词,勾起一段感伤的回忆……

图片 2

        我说,“当然是凉的了,难道你想要热的啊”!

父亲是2012年,在医院确诊为癌症,当时挂好号,做了相应的检查,看了医生的门诊以后,然后就进入了医院通知,什么事情来做手术的,人生最漫长的等待中……

虽然不是医生,看着这几个字我忍不哭起来,我知道,肺癌,缠上了一生不烟不酒的爸爸。我果断把父亲接到上海。

       
他笑着说,“我想着也是凉的,本来我身体就很好,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病”。

上海的大医院,病人真心的多,全国各地哪里都有,外国的都不少,一个比一个远,一个比一个病情惨,谁没有病愿意来这地方…………

第一次走进肿瘤医院,挂号的人都排到医院门外了,老家周日的集市也不过如此吧。这些焦急等待挂号的人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肿瘤患者。

        我就赶紧回应说,“那可是”!

图片 3

就医的过程很复杂。好不容易挂到号,准备穿刺时,医院问了句:"有高血压,心血管疾病吗?"答:"有的,在吃阿司匹林。""不行,停一周药再来。"

        然后他又问,“我这胃到底切了多少啊?”

图片 4

以前只知道手术前一周不能吃阿司匹林,没想到穿刺也属于手术。于是只好带爸爸回家等待。

       
我犹豫了一下,说,“大概切了一半吧”!其实我真不忍心把他当傻瓜一样欺骗,可是又无可奈何!

​​

等待的日子很焦虑,我一心想找到全国最好的医生来帮爸爸(现在知道这种想法根本不切实际)。爸爸不知道自己什么病,他只是乏力,咳嗽,以为是老慢支这类病。

        他听了一乐,说,“够装个盘儿了吧”!

上海的消费水平,还是高的,等医院通知总不能住着旅馆,吃着饭店吧!上海也有不少亲戚的,也可以住下来等,但是父亲说,家里还有七杂八杂的事情,回老家等,就这样回了老家……医院留的是父亲的电话号码,我是紧急联系人号码。

一周过去了,穿了刺,又等候一周,结果出来,肺腺癌,正是不抽烟者易患的一种癌。而且纵镉淋巴节已经转移。

        我笑着说,“够吃一顿了”!

图片 5

我拿到结果后,挂到一位具有美国行医资格证的副主任医师,问还能手术吗?医生告诉我,纵隔淋已转移属于中晚期了,手术意义不大,这么老了,化疗怕也受不了,建议我挂放疗科。

       
他也笑了。然后又说,“不是切过了吗?为啥吃饭感觉还是不顺利呢?”他叹了口气说,“还以为手术做完就可以正常吃饭了呢”!

又挂了放疗专家的号。结论是放疗看看,也许可以让胸部肿块消失,但纵镉淋巴处没办法,只好如此了,医生问病人知道吗?

       
我赶紧解释说,“胃和食管切掉那么多,又接在一起,肯定要恢复一段啊!哪能那么快就好呢”!然后他就不再怀疑了。

一天,父亲听家里的一个老一辈的亲戚说,肿瘤可以用土方弄好,不仅可以不用手术,减去身体上的痛苦,还可以省去大笔的医药费用,某某人,谁哪里哪里的,有名有姓的,就是用土方弄好的,父亲心动了,也上门请教了,准备也尝试一下……

我决定告诉爸爸,虽然极不情愿,但走进放疗室他总会知道的。我告诉他时,他显得很平静。

       
父亲有一次说想吃猪蹄,之前我怕他消化不了这种食物,一直没敢给他买,后来母亲偷偷给他买了吃,他吃了觉得挺好,嚼碎了也没噎着,后来我就经常给他买猪蹄吃,但他也吃不了多少。他开玩笑说,上次让你买你还不给我买,等你以后想买给我吃,估计也只能供香给我了!虽然只是父亲的玩笑话,却让我心里很难受,我说,以后你想吃什么,能吃什么,我都买给你吃,这样活一辈子才值得!

发表评论